力戒一切形态的形式主义

时光的外

2020年02月13日09:10  来源: 青海日报
 

2月4日,南昌市发布公告对全县实行交通管理,这天只同意2个数字尾号车牌的出租汽车通行。隔天之后,南昌市回应市民诉求,取消了这项规定。这种实事求是的解法值得点赞。

然而,有些地方出台规定:出城前必须进行体检,由指定医院提供健康关系可以外出。此规一出,民心汹涌。理由也简单,一是充实了总得出城人员的窘迫和劳动,二是充实了应该的开支,三是出城人员被迫在医院里聚集,巨大地增多了疫病传播的风险。有道是说,该署规定的出台初衷都是好之,就是为了防止疫情扩散。但是,顶实际情形与初衷愿望相离相悖的时刻,只是应该进行修正或调整?

也有人说,硬出头的公报转眼就改了,面往哪搁?乍一听,好像有三分意思,可是再细想七分,这到底是中心脸还是不要脸呢?古人说,过,毋惮改。改了就是好同志嘛。错而不改,除了某种利益之牵扯,最重要的就是怕丢了面子。而最终是面子掉在水上,无论践踏。

形式主义有多种多样的形象和自诩方法,人家精神都是脱离现实、脱离群众、高高在上,下主观意念出发、发号施令。

如果以一级组织或政府之本质出现,那就更可怕。如果再错而不改,就是最顽固最要紧的形式主义。

震情突如其来,从严复杂,送防控工作造成了极大的窘迫。政策和办法有所疏漏、部分不足甚至有点不切合实际,都是可以清楚的。但是,过,必须改。这是规则,也是底线。

正确防治、精准施策,是中共中央之要求。随着疫情的上进转变,适时查究、察觉存在的题材,对公众举报强烈的,房认真的研判论证,该完善的统筹兼顾,该修正的修正,该取消的取消。这是案情防控的必然要求,也是破解官僚主义的极品方式。

(责编:王艳、李忠双)

龙江拍客
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<b id="35978f24"></b>